事实上,巴菲特更加希望能够用手头余出的现金收购公司,让他们成为伯克希尔公司持续保有的业务。然而他认为现实令人失望,“拥有良好长期前景的企业的价格高得离谱”。因此他们只能退而求其次,选择购买更多的股票。

有媒体分析称,苹果管理层的变化,以及视频业务资源布局、自动驾驶项目裁员等调整,也透露出了其业务优先级的变化。2019年苹果业务优先级从高到低依次为iPhone、流媒体业务、人工智能业务、智能家居、零售业务、自动驾驶。